EN
最新股价:
留得住,做得大!广州黄埔:千亿生物医药产业怎么长出来的?
发布时间:2021-04-23  
导读:

“世界顶级企业来了黄埔,同时带来了很多世界顶级的人才、技术和设备,也可以辐射我们国内一些企业。”

“亚洲将是未来新的生物制药中心,而不是欧美。”

“全国各地那么多孵化器,很多就是一个空地厂房,并没有孵化育成体系,项目去到后就只是一个孤零零项目,而黄埔则有一整套服务。”

(本文首发于2021年4月22日《南方周末》)

从广州市中心向东北行驶约50公里,中新广州知识城(以下简称“知识城”)正在悄悄崛起。十年前才奠基的60平方公里土地,已经陆续落地多家医药龙头企业。

这里的一条主干道名为创新大道——作为广州市黄埔区的南北交通大动脉,全部建成通车后将串联起中新广州知识城、广州科学城、广州国际生物岛。“两城一岛”,基本串起黄埔区的生物医药产业链。

半个月前,广州市黄埔区、广州开发区发布“生物医药产业政策10条”,并透露,目前该区集聚生物医药企业超3000家,其中高新技术企业325家、上市企业14家,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485.91亿元,同比增长14.8%;2021年第一季度,营业收入近400亿元,同比增长25.5%。

生物医药产业被看作是最具潜力、活力和增长最为迅猛的产业,同时也是一个对资本、人才、技术要求高,投入周期长、投资风险大的产业。广州黄埔区千亿生物医药产业集群究竟是如何催生的?

黄埔区副区长贺璐璐对南方周末记者总结说,“沉得住气,耐得住寂寞”。

2021年4月14日,知识城开发建设办公室副主任徐晖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从基础研究、技术研发、临床试验、中试、量产,整条产业链都在黄埔区、广州开发区有整体布局,造就了今天生物医药产业集聚的战队,产业链一旦拉通,就像打通了任督二脉,顺畅了。

香雪制药:留得住,做得大

香雪制药(300147.SZ)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黄埔企业,可以说是黄埔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的亲历者。



“以前我们想都不敢想,一个乡镇企业,最后能做到高大上。”不到60岁、已是满头白发的香雪制药创始人王永辉对南方周末记者说。


香雪制药由广州萝岗制药厂改制而来,前身是1986年在萝岗镇成立的一家乡镇企业。

王永辉祖父是老中医,他自己曾任广州万宝集团洗衣机工业公司副总经理,后创业经商,在1997年收购了这家药厂。

今天,香雪抗病毒口服液,是很多中国家庭的常备药,在2019年年报中,这款产品收入高达2.9亿元人民币,止咳、消食的橘红系列产品,营收也近2.6亿元。


2012年,香雪制药引进李懿博士团队,成立了香雪生命科学研究中心(后成立独立法人子公司“香雪精准医疗”),开始探索针对肿瘤应用高亲和性T细胞受体(TCR)药物开发和开展免疫细胞治疗(TCR-T)研究。


2019年3月,香雪精准医疗技术有限公司的抗癌药品“TAEST16001注射液”,获得中国首个TCR-T临床试验许可,目前正在进行Ⅰ期临床试验。半年前,他们又获得美国FDA药物临床试验许可。

王永辉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生物医药是一个厚积薄发的产业,投资周期很长,需要的要素很多。香雪从小到大的过程,很能够说明问题,首先是企业在这里能不能留得住、留住之后能不能快速成长进步,跟周围的生态环境有关。

贺璐璐也认为,只有在产、学、研、医、用、金一体化的全产业链条齐备的情况下,生物医药产业才能真正蓬勃发展。为此,黄埔区围绕上下游企业聚集发展,着眼于生物制药、生物技术、生物医学三大核心领域,这些年陆续出台相应产业政策,大力引入和培育优质项目,打造完整产业生态。

在王永辉看来,香雪非常幸运,只用了8年多时间,就把中国第一个高亲和性T细胞受体(TCR)药物的平台建立起来。

他说,“世界顶级企业来了黄埔,同时带来了很多世界顶级的人才、技术和设备,也可以辐射我们国内一些企业,所以我们也可以做出世界顶级的产品,挑战前沿技术、做到全球第一。”

2018年6月,香雪制药与GE合作,后者为香雪制药提供其细胞治疗企业整体解决方案中的灵活生产平台(Flex Factory^TM)技术,进行区域细胞治疗产业化制备平台建设,这也是GE灵活生产平台全球首次应用在TCR-T相关免疫细胞治疗药物领域。

本文转载自南方周末,发布日期2021年4月22日,南方周末记者:吴宇
中成药旗舰店
饮片旗舰店
香雪制药
香雪中药资源